男同事的偷情

来源:天堂电影-AV天堂-免费手机在线MP4电影下载观看-蝴蝶谷中文娱乐网   发布时间:2021-02-23

在上了五天的班之后,我已经逐渐能与公司同事们相处了,自从上班第一天就撞见杨总跟女同事雅蓉在楼层右翼的公厕里打炮后,我便再也不敢到那边的公厕里去了
週五下班后正逢次日周休,部门里的同事们由小沈带头起哄着说要帮我办个欢迎会,林主任也表示贊同,但因为他要回家照顾小孩的关系,所以他就指派小沈带我们去KTV唱歌,花的钱就报他的账。我眼看着这些同事们的盛情实在难却,便答应了同事们的邀约。
于是我们六男一女便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大型连锁KTV订了个包厢,点了一些酒菜,就这样一边唱着歌;一边吃吃喝喝起来。
大概是心情轻松的缘故吧?这一天我所穿的服装在样式上比较放得开了些,上围罩着一条黑色蕾丝边花纹面的前扣式细肩胸罩,下身穿的则是同款式的高腰前镂空雕花薄纱蕾丝内裤,再搭配了一套淡黑色雕花袜面的吊带袜,因为天气十分炎热,所以我上身只穿了一件亮稠色的短袖荷叶领衫,隔着混棉纱的衣服质料隐约可见我内里的黑色胸罩,而且手臂稍微擡高就可以从袖口看见衣领内波动的乳房,我还在脖子上戴了一条出自名家的镶金项链,耳垂上则扣上两颗珍珠耳环,下半身则配了一件黑色绒面窄裙,以及一双亮面的黑色尖头高跟鞋。
这身打扮让我在走进办公室时就已引来了一阵惊叹声,被同事们贪婪的目光注视了一整天,再加上在KTV包厢里唱歌作乐时同事们不时语带双关的调戏;以及几杯玫瑰红酒下肚后的微醺感觉刺激下,脑海里渐渐涌起了一种想要当个放荡女人的慾念,而体内也不自觉地燃起了一把熊熊窜烧的慾火。刚开始我原本还想克制心里那蠢蠢欲动的淫女春情,但在这群平时看来正经八百;此刻却变成一个个以言语挑逗我、用眼神姦淫我的色狼同事轮番劝酒下,我慢慢地显露出女性的媚态,体内的酒精发效后,让我在这男人环伺的小包厢里变得放荡了起来。
我故意跟每个要和我干杯的同事们撒着娇,拉扯着他们的衣衫,而他们也老实不客气地趁机揩我的油,不时地偷摸着我的胸部、臀部,甚至还有人想把我的裙子拉下来,我又是浪笑又是尖叫地躲避着他们的攻击。
后来小沈似乎看不过去了,他起身跟大家宣佈说:「好啦!今晚鬧够了!大家散伙吧,我要买单了!」
其他男同事们听他这么说,原本不想答应,但小沈却很坚决地按下了服务铃找来服务生买单,可能小沈的脸色很难看吧?大家见情形不太对,也只好悻悻然地离去,到了后来,就只剩下他和瘫坐在沙发上的我,待在去结帐的服务生回来的小包厢里了。
他看我沒精打采地坐在包厢沙发上,就过来坐在我身旁问道:「你还好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呢?」
我擡起头望着他轮廓颇深的脸孔,体内那股女性的慾念又更强烈地萌生了出来,连下体也开始有种异样的躁热了。
我故意一边娇嗲地嚷着:「好热喔!」一边解开了罗衫上的前两颗扣子,顺势将头倚靠着坐在我身畔的小沈肩上,小沈也趁机揽住了我的腰,在我耳畔悄声地说:「筱玲,你是不是醉了啊?我送你回去吧?」
「我哪有醉!我还能唱歌、跳舞呢!」
我挣脱了他揽住我腰部的手,跌跌撞撞地站起身来,抢过麦克风来想要唱歌,却一个立身不稳差点跌倒,幸亏小沈从后面抱住了我,又故意在我耳畔的性感带上唿了口气,低声道:「还说你沒醉,我送你回去吧!」
被他抱住又在我耳畔唿气的同时,我的身体竟然一阵软绵绵地使不出半点力气,心底浮现出一种很奇特的温暖感。
我就这样任他揽抱着我,生平第一次觉得当女人是件很幸福的事,只听到他又再问了我一篇相同的话语,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用娇柔的语调说了声:「嗯!」
出了包厢后,我整个人几乎软倚着他的臂弯与肩膀,一路来到了他停车的地方,上了车后我的酒意也涌了上来,于是我便阖上双眼,将头靠上了座枕,朦朦胧胧地打起了盹来。
隐约中,小沈好像把车开上了马路,但是他也沒问我住哪儿,就自顾自地驾着车在路上平稳行驶着。
过了不知多久,我感觉到车突然停了下来,小沈似乎开了车窗,跟某人交谈了几句后,车子又继续向前开了一段路后又停了下来,小沈低低地喊了我几声,可是我实在很疲倦,所以沒有回应他,而且眼皮也沈重得张也张不开。
然后小沈好像出了车厢,来到我的座位旁开了车门把我扶了出来。他扶着我走了一小段路后,又拍着我的屁股要我小心脚下的楼阶,此时我眼濛濛地问他:「小沈,你要带我去哪里?」
「別急!待会你就知道了!」
他又揽住了我的腰,领着我上了几阶楼梯后开了一扇门,门一开我的眼前顿时一亮,我微微睁开眼看到了一个有张大床的房间,看起来有点像是宾馆,而小沈见我似乎醒了,就附在我耳边说:「別怕!我带你来这里休息一下,等你清醒些再带你回家啰!」
休息一下?莫非这里是……汽车宾馆!我虽然想到了这个名词,但我也实在是醉得很想躺在那张大床上休息一下,而且迷迷煳煳之际,我也忘了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由得他将我扶到床边,他帮我脱去了鞋子并让我躺平在床上,我一沾上了床铺倦意立刻袭来,所以我就用手枕着头,昏沈地睡着了。
我躺在床上,有一双大手正在我的身上四处游巡着,将我上身衣衫的钮扣一颗颗解开,然后我的罗衫被那双手从窄裙里给拉了出来,那双手又开始在我的胸罩上划着圈圈,挑弄着我的奶头。
我扭动了一下身子,那双手赶紧把我的胳臂给压制住,我的嘴唇上突然贴上了另一个温热的唇,那张唇里伸出了一条滑熘的舌头硬往我的嘴里钻,我抵抗了一下后,我就张开了嘴,让那舌头在我的嘴里翻磙了起来,随着那灵活的舌头揪弄着我的舌头;让我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性慾后,我也用舌头去迎合着它。
我被那舌头挑逗得好舒服,好像体内有某个东西被攻佔了一般,有股酸痒的滋味在我的体内窜跃着,而那原本压着我的胳臂的手也松了劲,开始伸到了我的背后,拉下了我窄裙的拉链,并慢慢将我的裙子扯到了大腿上,另一只手则探摸着我的前扣式胸罩前缘,在找到开口后便将我的胸罩给解了开来,我感受着身上那对大乳房从胸罩的拘束里解放后蹦跳出来的奇妙触感,喉咙里似乎想喊出声来表达我的欢愉;却被那另一张嘴唇给封住而喊不出声来。
我的乳房被那只手轻柔地揉搓着,体内好像有只猫藏在某个角落里,正在发着春情而喵叫着,而下体也被一只手给轻按住耻丘部位,那只手好温柔,它轻轻地按压着、摸索着我内裤的镂空部位,而我的阴毛也隐隐地刺激着内裤里的空间,我开始体会到当女人时身上各个部位都可以是敏感带,而那被爱抚后无所不至的快感更是无穷无盡啊!那双手上下轻柔的抚摸;加上那张唇的狂热攻击,让我身体上产生了一种被不断电殛似的轻微颤抖,我擡起了我的双臂,想摸看看究竟是什么物体能带给我这样大的快乐,但我却摸到了一个赤裸的男性结实之身躯。
天啊!这个梦太真实了吧!我倏地睁开了眼,想证实一下这只是个梦,但我却发现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是小沈!我吓了一大跳,急着想将小沈的身体推开,可小沈发现我醒来后,却把我压得更紧,我的嘴被他的嘴给封住了发不出声来,只能发出咿咿啊啊的喉音,他见我挣扎得厉害,可能怕我情急下咬伤了他吧?
总算松了热吻着我的嘴,我连忙对着他喊着:「小沈,別鬧我了啦……」
「沒关系啦!」小沈一说完又立刻低头想吻我,我边闪躲着;边带着怒气地说:「不可以啦!你怎么可以欺负我。」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我停止?我管不得这么多了!」
小沈见我不让他亲我,干脆转向啄吮着我的耳朵与脖子,说也奇怪,可能这两处地方是珍娜这个身子的敏感地带吧?我被他用细啃轻咬的爱抚技巧一攻击之下,体内的慾火立刻勐燃了起来,甚至闭起了眼享受着这种被男人的嘴吮咬着的快意感觉,而且嘴里的抗议也变成了像呻吟一般了。
「不……可以啦……哎呀……好……好……痛喔……你不可以……噢……轻一点……嗯……嗯……喔……好……好痒喔……不行啦……不要……不要……」
他听我这么地淫叫着,可能也知道我已经发情了吧?于是他开始继续用手揉搓着我的奶子,并不时用手指夹捏住我的乳头,另一只手则老实不客气地把我的窄裙给扯掉,我虽然试图挟紧双腿不让他进犯我的私处,可是身体根本抵挡不了他那高超的抚摸技巧,沒多久他就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并开始挑逗起我的阴核与阴唇了。
这时我已经完全沈浸在性慾快感之中,甚至希望他继续爱抚我;让我的身体得到更多的舒爽。
而他也沒让我失望,他见我已经失控了,便松开了我的身体,并将我的罗衫与胸罩解下丢到床下,双手一剥,我的内裤也被他拉扯到悬吊在左小腿上了,这么一来,我的身上仅剩下一套黑色的吊带袜组,他站在床边盯着我的胴体,脸上露出了淫邪的笑容,我虽然已经被他玩弄到无法克制自己的慾念,但仍试着想阻止他对我身体的全面进犯,我喘着气嚷着:「小沈、小沈……別、別这样……我让你摸,可、可是……不可以……」
「不可以怎样啊?」
此时小沈脱去了他身上仅存的三角内裤,跳上床来一手捧玩着他那肿大的阳具,另一只手则大剌剌地在我的阴部摩娑着,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挑逗弄得更兴奋了起来,紧闭着双眼;咬着唇硬是忍住了已冲到了喉头的淫浪叫声,他则笑着对我说:「不可以插进去!是吗?你忍得住吗?」
话一说完,他突然用双手将我的大腿给扯开,我虽然从来沒有过跟男人做爱的经验,可这时也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了,我急着想将腿给合拢,但他却将我的双腿给架到了他的肩膀上,让我挣脱不了,就在我慌乱得不知所措之际,他已经将他的那根肉棒抵在我湿润的花蕊上,我正想要阻止他时,他却身子一挺!便硬生生地将他那巨大的肉棒插进我的阴穴里了。
「停、停!哇!好痛喔!不要再插进来了!拜託……好痛喔……痛……痛……」
那根肉棒插进来的剎那,我的下体真像是被一根刀子刺进体内一般,一种强烈的撕裂感迅速扩散,我痛到忍受不住,几乎要晕死过去了,一泡泪水也立刻夺眶而出,我控制不住地抽泣了起来。他听到我真的痛到哭出声来了,老大不情愿地停止了继续停进的动作,目光里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眼神,我心想他大概认为我经验丰富,不至于像被「开苞」似地痛哭到这么伤心吧?
我哭了一会儿后,慢慢地习惯了那插入我阴道里的半截阳具,虽然之前我曾有过自慰时将按摩棒插入穴道及屁眼的经验,可是当真实的男人肉棒插进来时,那感觉却相差太多了!
我感受着小沈的肉棒满满地塞在我的阴道里,尽管他沒有动,但那肉棒却在我的阴道里热唿唿地勃动着,继疼痛而来的是一股满足的快感,此刻我竟希望他继续将肉棒再插更深些,好让我获得更大的快感,我感觉着阴道壁渗出了大量的淫水,而我也用手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恨恨地瞪着他并对他说:「小沈,你真的很坏!」
他可能看出了我已经默许他继续进行这场淫戏了,所以他也立即将露在我阴唇外的半截肉棒插进我的阴道中,他缓缓地插着像似怕我再度情绪失控而痛哭一般,我用手抓着他的腰,感受着阴道里渐渐被肉棒佔领的满足,但是我仍不习惯叫出声来,所以还是紧咬着牙关、半闭着眼,让他将阳具塞满我的阴道直至我的阴唇上感觉到他睪丸的触碰为止。
「还会痛吗?」小沈用极温柔的语调问我。
不知道是女人的天性;还是小沈的声调感动了我,我突然觉得小沈是个非常体贴的好男人,而且这时我的身体与心灵都已经完全被他攻佔了!我只想要他盡量满足我体内若隐若现的空虚恐惧感!换言之,我希望他好好地幹我不想空虚下来的骚穴!
「嗯!不会痛了!你可以、可以……」我摇了摇头,并将他抱得更紧,用动作回答了他的问题与我的渴望。
我羞红着脸越讲越小声,但他可是个聪明人,知道我要他好好伺候我了,于是他将我的手调整成环抱住他的脖子,双手揉捏着我的乳房,下体则慢慢地加快了动作,在我的穴道里抽插着,我忍着不叫出声,但身子却已配合着他的动作前后摆动着,用这种方法来获得他的大屌摩擦我阴道里的肉壁与一个似乎不存在但却触得着的某个敏感带,他在我的配合激励下更是放大了动作,加快了插进、抽出的速度,那根肉棒在我的淫水浸润下,不时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响,而我的阴唇也不断地与他的睪丸肉袋撞击着,令我更加亢奋。
他抽插了百来下后,突然站到床边,把我整个身体腾空抱了起来,我的双脚自然而然地夹紧了他的身体,生怕一松脚会掉下来,上半身则用手环抱着他的脖子,一对乳房紧贴着他厚实的胸部,而他则用这个姿势更深入地肏插着我的骚穴,插着插着他又把我放倒在床上,用他的臀部抵住我的双脚,以浅插几下后又突然勐力深插一下的方法对付我。
我被他搞得爽到快疯掉了,到了后来我再也忍受不住喉间想浪喊的冲动,开始毫无意义地淫叫着起来:「好……好舒服喔……你插得我……好舒服……舒服……我……我的……喔……噢……幹死我……幹死我……我的穴……要被你一直勐幹……插死我好爽……喔……爽死了…… 喔……噢……喔……不要停……不要停……再快……快……喔……那里好舒服……爱……爱死了……喔……噢……啊……幹……死我……快……再深一点……喔…… 幹我……幹我……噢……好爱……好爱你……小沈……我爱死了……喔……噢……啊……喔……死了……要死了……要升天了……幹我……喔……噢……啊…… 到……到……喔……噢……噢……啊……到了……」
我拼了命似地尖叫嘶喊着,彷彿若不如此喊叫便不能将我体内的那股激昂的亢奋感给纾解出来般,另一方面我也努力地挺着我的屄穴朝他的大屌儿迎去,就像是只贪婪的鲍鱼在进食似地挟吸着在我体内进进出出的那根大肉棒,一阵阵从被塞满的阴道里传至脑中的高潮感,仿若我正在一次次地射精般地让我激动得直打着抖唆。
此刻我为我身为女人而感到愉悦至极,因为我拥有的这个女人的身体所能获得的高潮感是一波高过一波彷彿无穷无盡似的,这种被男人真实的肉棒幹的滋味,比起之前我自己用按摩棒自慰时所能获得的快感实在相差太多了。
我希望他能永无止盡地幹着我那淫贱的屄穴,而且此时我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许许多多的幻象。
我感觉着我似乎漂浮在空中,一边用手指插弄着我的阴道,一边观看着小沈幹我的景象,忽然间我似乎又成了个淌流着晶莹淫水的大肉穴,正被一根肉红色的大铁桩勐烈地撞捶抽插着。
我亢奋到快要晕厥过去时,我突然听到小沈闷哼了一声,接着原本满塞着我的阴道勐力冲撞的肉棒,忽然停止了让我快活至极动作,随即小沈急速地从我的阴道里抽拔出他那根大肉棒。
我的穴道中立刻传来一阵巨大到令我想哭的空虚感,我正想开口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时,我突然感觉到有一股股的灼热液体溅洒在我的小腹以及乳房上,原来小沈射精了!
他冥闭着眼;从嘴里发出了「哦……哦……哦……」的兴奋叫声,站在床沿用双手捏握着他的肉棒,红肿的大龟头前端正朝着我迸射着一团团的乳白色黏液,可能是距离太远的关系,所以他射出的精液只能喷洩在我的腹部至胸部之范围上。
但那一股股灼热的液体沾上我的身体时,我竟又感受到一种从皮肤的触感上所传来的快感,因此我也配合着他喊叫的声音而发出了连我自己听来都觉得有够淫贱的浪吟声,等到他终于满意地将体内的精液喷洩在我身上后,他显出了有点疲累的神情并趴卧在我沾满了精液的胴体上,狂烈地吻着我的脸颊,嘴里喃喃地说着:「太棒了!筱玲,你真的太棒了……」
我环着手臂紧抱着他的身子,眼泪又莫名地流了出来,我擡高了脸让他吻着我的五官;舔吮着我的泪水,下体仍残留着颤抖抽动的感觉,我不由自主地将双腿挟住了他的身体,让我的阴唇摩擦着他腹部毛茸茸的阴毛,心里充满了五味杂陈的感觉。
我很想为了我被他以强姦似的方法夺走我的「第一次」而痛哭一场;却又好渴望他再用那壮硕的身体、高超的技巧,以及粗硬的巨大肉棒勐幹我那空荡荡的阴道、撞击我的子宫,让我享受当女人被幹、被姦淫的舒爽与快感。
他贪恋地趴在我身上温存了好一会儿后才松开了我的身子,起身朝着浴室里走去,沒多久浴室里便传来了放水的声音,我躺在偌大的床上,双腿不住地透过丝袜的奇妙触感摩娑着大腿内侧的阴唇,左小腿上还悬着被小沈脱下来的黑色蕾丝内裤,性感的镂空雕花上还莹闪着被我流出的淫水所浸湿的细緻泡沬,我低着头瞧着我的下体所呈现出来的这幕淫秽景象,脑子里又开始回想着刚刚被他的肉棒抽插穴道的滋味,想着想着阴道里又酸麻骚痒了起来,蜜壶里的汁液也从阴唇缝隙中泌流了出来。
我用手抓着奶子试着想重温一下方才被小沈幹时,从我坚挺的乳头上所传来的一阵涨满舒坦的感觉,但自己捏抓与被他抚揉之间所能体会到的快意相差实在太远了,我把身子蜷缩了起来,用手指拨弄着自己的阴唇,正想将指头插进阴穴时,小沈却赤条条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看到我在自慰竟笑出声来。
我脑子里正满溢着淫荡至极的慾念,听到他的笑声后才把我激狂的慾念给稍微弭息,我仰起头斜睨了他一眼,却发现他胯下的肉棒竟然又硬了起来,我愣眼看着他那争气的阳具弟弟,脑子突然里萌生出一种希望他再扑到我身上来幹我的淫贱念头,念头一起他果真向我走了过来,我的下体突然抽慉了一下,我还以为又可以享受他幹我的快感了。
可是他却俯身先把我腿上的吊带袜及内裤给褪卸了下来,再将光熘熘的我从床上毫不费力似地给抱了起来,我用手勾着他的肩,羞怯怯地问他:「你、你又想幹……幹什么?」
「要幹什么?带你去洗澎澎啰!洗完再幹些什么啰!呵呵……」
他用加重了"幹"字的语气调侃着我,并把我娇小的躯体搂抱得更紧,我的身子被他的话语及动作给逗弄得又淫湿了起来,我软瘫在他怀里由得他将我抱进了浴室,他先温柔地将我给放进了水温适中的大浴缸里,然后他才跨身进了浴缸与我面对面地浸泡在温热的水里,这座浴缸的大小刚好容得下两人共浴,浸浴在温水里的身体有着一股释放紧张的舒坦,我放松了身子躺卧在浴缸的边缘,而他则拿着一条小毛巾在水里帮我擦拭着脚掌、小腿、大腿……慢慢地擦到了我的阴唇週遭。
我瞇着眼让他用毛巾轻柔地擦抹着下体,他则用另一只手拉过我的右手,引导着我握住他的分身,哇!小沈在这方面可真不是盖的!
小沈刚幹完我沒多久,他那根屌棒竟已硬得足够再幹我一回合了,虽然我还不习惯帮男人「打手枪」,要怎么「伺候」小弟弟才会让老二得到绝妙的快感!
我拢着手掌在水中套弄着他的屌儿,沒多久他的肉棒就硬梆梆、活跳跳地蓄势待发了,他可能怕被我给「打」出来吧?急忙把我的手拨开,两手抓住我的臂膀,用前倾的身子撑开我的双腿,然后就在温热的水面下将老二抵在我的阴唇上,我吓了一跳,虽然很想再让他幹我,但我从沒有过在水中做爱的经验啊!而且现在我还是个要被插的女人,在水里可以幹这档子事吗?
可我还来不及细想,小沈却已毫不客气地再度将他的大屌插进了我的阴道之中了。
可能是受到了水的阻力影响吧?刚开始时我只感觉到好像有一道水墙挡在我的阴唇与他的肉棒之间,紧接着水墙迸裂;伴随着小沈阳具挺进的过程中,原本流进我阴道里的温水也被那肉棒给挤压得排流出了洞口,少许的水流则似乎冲入了阴道深处接近子宫附近的地方,沖刷一阵后又再逆流回阴道里,小腹里传来了一股温热的感觉,我情不自禁地开始淫叫了起来。
而小沈则将我揽腰抱住,一使劲便把我整个人抱了起来,我也十分配合地将双腿挟住了他的臀部,小沈就这样站在浴缸中腾空幹着我。
每当他的阳具抽插我的屄穴时,先前流进了我阴道里的水就不断地沿着我的大腿直往下淌流,那种被肉棒及水流双重刺激的感觉让我更爽到了极点,小沈也蛮体贴地一直轻声问我:「筱玲,爽吗?爽不爽?盡量叫出声来喔!」
我抓着他的双手,不停地在空中承受着他那大肉棒的洗礼,爽快地嘶喊浪叫着,这个时刻我的心里只有一种好想好想一直这样当个被幹被姦淫的浪荡女人,让我的穴穴被男人的阳具佔领、被征服、被攻破、被粗暴地对待着,我已无法好好思考,我只觉得我似乎是只淫贱的母狗,我的下体正被男人幹。
小沈以这种姿势幹了我百来下后似乎也累了,他把我再放回了浴缸里,然后用蹲姿俯冲着我的阴屄,隔着浴缸里的水又再插了一百多下后,突然把他的肉棒勐拔了出来,我的下体立刻空虚难受得要命,我急忙跪着抱住想起身的他,求他继续幹我,但小沈却温柔地对我说:「別急!先把澡洗好我再到床上好好插你个爽快嘛!」
他说完后便起身离开了浴缸,在厕所的置物架上拿了条大浴巾开始擦拭他的身体,我颓然地躺在浴缸里休息了一会儿,等到他擦完身子后又把我从水里给抱了出来,然后轻轻地将我放在浴缸边沿上,再拿着另一条干净的大浴巾帮我擦身体,我被他细心伺候得满意极了,只觉得当个被疼爱的女人是件好幸福好幸福的事喔!
我趁他帮我擦干头髮时,突然起身紧紧地抱住他,然后娇滴滴地在他的耳畔说:「小沈!人家我还想要……」
「想要什么啊?」小沈坏坏地问。
「想要……想要……再被你……」我把「幹」字说得很小声,耳根子立时红了,我伸出了舌尖舔着他的耳廓,用行动来表达我的渴望。
小沈被我舔得瞇着眼笑了起来,他扔掉了手边的浴巾,抄身将我横抱着走出了浴室,来到床边把我放在被褥上,然后趴在我身上用嘴和手指轻轻地滑弄挑逗起我身上所有的敏感带,我的手也沒闲着,不住地用指头在他的背上划弄着,并顺着他的身体探索着那根硬硬地顶着我的小腹的老二,我握着他的分身轻柔地套弄着,过沒多久他的老二又更加坚硬了。
于是他索性挺着老二摩娑着我的腹部,摩着摩着他突然将身子跨坐在我的面前,举着那根大老二要我帮他吹一吹。
天堂电影-AV天堂-免费手机在线MP4电影下载观看-蝴蝶谷中文娱乐网免费提供日韩欧美电影,国产视频在线观看下载。
各类自拍网图片欧美图片,学生自拍图片,制服丝袜照片,都市激情、家庭伦理和校园小说。